张昆的个人保险咨询 保险加盟热线:4006-779-889
个人信息 更多>
资格证号:00201410610000002538
执业证号:20401661010480002016001830
所属机构: 泛华联兴保险销售股份公司
所在地区: 陕西 西安
关注我:
微信
张昆的名片
轻松存手机
提交简历
岗位
最新留言
保险资讯
网络互助合规再遇监管拷问 专家称存在四大共性潜在风险
2021-04-20 来源: 沃保网 浏览: 3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近日在谈及多家头部互助平台宣布关停时称,“是慈善就归于慈善,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保险业,就偏离了互助的本质,需要纠正。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要‘有证驾驶’!”另外,还有专家指出,网络互助存在四大共性潜在风险。

网络互助合规再遇监管拷问 专家称存在四大共性潜在风险

  监管重申合规问题

  互联网金融没有“法外之地”,类保险经营模式的网络互助也不例外。

  4月16日,在谈及网络互助关停潮时,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表示,一方面要看到网络互助的正面作用;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其潜在的风险。

  这不是监管第一次指出网络互助的合规问题。今年1月份肖远企曾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网络互助存在一些共性的潜在风险。第一是信息风险。(监管)应尽快制订法规政策,对互助范围、健康告知、等待期等信息的披露进行规范,让公民的隐私安全得到保障。第二是道德风险。既应尽快立法确保平台经营者或投资者遵守契约,防止平台野蛮生长,又应依法保护平台成员合法权益,要求成员诚实守信。第三是失范风险。行业中存在一些潜在的不规范经营现象,规范创新、扶优汰劣的外部生态还没有建立起来。第四是社会性风险。网络互助行业涉众性强,动辄上亿人,需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关于网络互助面临的问题,银保监会在2020年9月份发表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一文中说得比较透彻:一是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二是头部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三是网络互助平台监管缺乏制度依据,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四是欧美发达国家普遍将其纳入监管范围,受到保险监管机构严格监管,必要时还接受证券监管的审查,一般不存在完全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情形。五是未来将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随后的2020年12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明确持牌经营要求,禁止非保险机构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从监管多次表态来看,持牌经营是网络互助绕不开的一道监管红线。

  网络互助现关停潮

  网络互助“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合规风险暴露之前,众多互联网巨头曾涌入这一领域。2011年,康爱公社建立,网络互助兴起,继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后,2018年末蚂蚁集团推出“相互宝”。2019年,灯火互助(百度旗下)、美团互助(美团)、点滴互助(滴滴)、京东互保(京东)、宁互保(苏宁)、360互助(360)等网络互助先后成立。

  “有人星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归故里”。在互联网巨头进入这一领域前,一批中小网络互助已经支撑不住了,纷纷宣布关停。2017年起,同心互助、17互助、蒲公英互助等陆续关停;2020年8月份“灯火互助”关停。据统计,除上述平台之外,还有多家网络互助已关停,包括轻轻互助、斑马互助、未来互助、蝌蚪互助、大树互助、比邻互助、八方互助、比肩互助等。

  网络互助的迅速发展壮大,离不开巨大的网络流量,但巨大的网络流量又放大了其商业模式的漏洞,致使许多网络互助纷纷倒下。

  与商业保险通过“三差”(死差、费差、利差)获利不同,网络互助在成员出险后,由参与成员分担约定金额和管理费,平台方不承担保险风险,属于事后分担机制。多数网络互助按照每期互助金一定比例收取管理费,以覆盖核赔、理赔等营运支出,并非以盈利为目的。与寿险不同,网络互助并不依赖于“地推”推销方式,其客源主要基于互联网巨头的用户基础,获客成本远低于传统保险公司,可以迅速增大会员量。

  不过,迅速增长的会员量,放大了网络互助的道德风险。天风证券分析师夏昌盛指出,由于前端审核宽松,网络互助平台吸引了大量非健康体,随着分摊金额的快速上涨,健康用户很可能会退出互助平台,最终形成“逆选择”的循环。

  具体来看,以某网络互助为例,参与人数增长进入平台期后,每期人均分摊金额由3元逐步增至6元以上,分摊费用增加后,会员数出现大幅下降。根据条款,已获得理赔金的成员将自动退出计划,人均分摊金额的增长进一步加速健康人群的退出,导致逆选择风险进一步增加,形成恶性循环。

  购买保险仍最为稳妥

  已关停的几家头部网络互助,均有大量会员,关停后巨量会员将出现保障缺失。水滴互助在公告中称,水滴互助上线近五年来连接了数千万会员。轻松互助截至今年3月22日参与人数高达1735万人。美团互助1月份宣布关停时,会员数超过1500万人。

  大量互助平台关停后,巨量会员该怎么办?还要不要加入其他未关停的网络互助?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已加入网络互助的会员可继续加入,但最好同时购买保险产品。

  资深精算师徐昱琛表示,对消费者来说,网络互助存在以下三大风险:一是缺乏监管,投诉难度大。保险是强监管领域,出险后发生理赔争议,消费者有多个渠道可以维权:保险公司投诉、银保监会消保局投诉、法院诉讼。但互助平台≠保险公司,倘若出现纠纷银保监会无法受理。同时,保险法中有利于消费者的条款,一条都指望不上。

  二是网络互助可以单方面更改规则,而保险合同一旦签订则没有这类问题。例如,某互助平台2018规定甲状腺癌赔付金为30万元;2019年5月份甲状腺癌赔付金降至5万元;2019年12月份再将甲状腺癌分为重症和轻症,轻症取消赔付金。

  三是网络互助一旦关停,会员将处于“裸保”状态。监管越来越严格、分摊金额持续上涨,这些都给网络互助的生存增添难度,而一旦平台关停,消费者将失去保障。

  平安证券分析师王维逸认为,一方面,网络互助参与成员的真实患病案例和每月数次的分摊,让成员深切体会到风险保障的价值之所在,不断培育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另一方面,传统险企不断拓展增值服务、加强健康养老生态布局,叠加新重疾产品保障范围升级包含特疾、多次给付、“产品+服务”等特征,有望促进网络互助成员向商业健康险的转化。随着头部网络互助平台的相继关停,预计其脱落成员有望成为传统险企重疾险客户的重要来源之一,为传统险企的健康险下沉市场进一步释放空间。

  一家大型险企运营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互助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其为一些低收入、寻求保险保障的人群提供了一种风险分散方式,不少会员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理赔金。因此,希望监管层能规范这一行业的运营,促进健康发展。

Copyright ©2008-2021 厦门诚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泛华联兴保险
闽ICP备08003619号  网站管理 客服热线:4006-779-889

196874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马上
提交

扫一扫微信留言

196874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